新墙河电商基金
管理员
新墙河

荣湾湖畔

 找回密码
 家园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快捷导航
 
查看: 609|回复: 0

我的荣归

[复制链接]
admin (1)

  离线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15-11-30 13:09
  • 签到天数: 10 天

    [LV.3]偶尔看看II

    发新帖@TA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7

    s001
    47570s002
    发表于 2019-6-18 09:30: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岳阳县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家园注册!

    x

    手机QQ/微信扫一扫,用手机阅读
    张咸恭年轻时与妻子的合影张咸恭老人前排中的相册里珍藏着许多与老

    抗战胜利之后,国民党抗战老兵叶于良(二排右三)与十一战区军民合影
      抗日战争胜利六十八周年国民党抗战老兵纪念专版—
      主题词—《我的荣归》
      “我的荣归”还包涵两个意思,即“荣”和“归”,请老兵讲述自己最难忘的一次战斗,这是其荣耀的一面;还要讲述在战后经历的沉默、坎坷和终被认可、称颂后,重归抗战英雄队伍的经历。
      编者按
      上月,国家民政部发出通知,推出将国民党抗战老兵纳入社保等系列政策。此举被解读为国家对国民党抗战老兵的全面承认和尊重,在国民党抗战老兵及社会中引起很大反响。借此机会,副刊版组策划了北京籍国民党抗战老兵系列采访。分三天三版刊登。
      这次集中推出国民党抗战老兵纪念专版,既是对民政部“关怀国民党老兵”政策的集中响应,也是表达对昔日抗战勇士的敬重,同时更有留存历史的价值。
      为刺杀汉奸,我被严刑拷打
      采访时间:2013年8月6日
      采访地点:朝阳区东大桥路
      受访者:叶于良(参加抗日“杀奸团”,刺杀日伪高级长官)
      实习记者:魏丹阳
      七七事变后,北平、天津相继沦陷。1937年冬,原天津青年救亡联合会成员李宝琦等人商量后,决定组建抗日杀奸团,直接打击日伪分子。
      我们既要开枪杀死敌人,又要保全自己
      “抗团”成员多为天津耀华中学、南开中学、汇文中学等十几所学校的学生。叶于良老先生就曾经是北平抗日杀奸团的一分子,参加过刺杀包括周作人和川岛芳子等人的刺杀行动。老先生今年九十二岁,身体还很硬朗,当我们到他们家的时候老人正在上网看新闻。
      我们既要开枪杀死敌人,又要保全自己。
      那一天是七七事变的三周年,日伪政府要庆祝日本胜利三周年,所以就在中山公园里面搭了一个台子,大搞庆祝宣传,就是给日本唱赞歌,展示皇军怎么强大。我们当时有打算,就在他们庆祝三周年的时候展开我们的暗杀行动。我们都组织好,带着枪去的。
      当时我们组成了两个小组,一个小组是李振英和冯运修,负责杀死大汉奸吴菊痴,第二个小组就是刘永康和我,我们刺杀另一个汉奸陈辋子。在会场上,吴菊痴在台上眉飞色舞地大骂抗日军民。其实那时候我们就想上去给他一枪打死他,后来一看不行,这么多人,里面就有汉奸特务和便衣,我们要是一开枪人家肯定也会拔出枪来对着我们,我们就不容易全身而退了。我们既要开枪杀死敌人,又要保全自己。所以最后决定等他们会开完了,跟着他们到稍微僻静点儿的地方再动手。
      后来他们到和平门外的同和轩饭庄吃饭,我们就跟进去了。吴菊痴进去没多久就出来了,呆了也就不到一个钟头。李振英他们跟着车就下去了,到了现在的和平门外大街,以前那是师范大学的校址。走到那儿的时候正赶上一个出殡的队伍,吹唢呐的,敲锣打鼓的。时机正好,冯运修对准吴菊痴直接开了两枪。事情发生得太快,旁边的人都没有察觉。后来车后边的人发现车上死人了,赶快报案,日本的军警就出来了,要搜捕逮人。这时候刘永康和我还在等着陈辋子,他还没有出来。李振英赶紧通知我们立刻撤,现在军警都戒严了,要搜身了,所以我们就回来了。这让陈辋子捡了一条命。
      两次入狱,度过29个年头
      1940年的8月份,我被日本宪兵队关进了监狱。他们要求我把刺杀的事实都说清楚了,不说就严刑拷打。他们打人的时候就是解恨似的那么打,打完就判刑。把我们送到日本最高司令长官部,那儿有一个军法处,在那儿审我们。刚开始给我判的是死刑,后来一看都是学生,就从轻判改成了无期,终身监禁,直到抗战胜利后才放出来。
      新中国成立以后,赶上镇压反革命的运动,由于我是国民党,所以被判刑八年,又一次入狱。但是我实际上从1951年直接呆到了1975年,赶上特赦才放出来的,这次在监狱里实际呆了整整24年。在这之后我开始在服装厂工作一直到退休。
      退休之后,我就是在家读报,看看新闻,上上网。有机会还去参加那种抗日老兵的聚会。大家都90多岁甚至有的都100岁了,还能走路,我们还一起去了趟台湾,走走看看。
      聊天结束后,老人主动要求和我们合影,我们发现,老人珍藏着和每一个曾经采访过他的人的合影。他说这是记忆的一部分,回忆起来很有味道。
      我在安康飞机场堆放战友尸体
      采访时间:2013年7月28日
      采访地点:北京市丰台区开阳里一街
      受访者:孙荫柏(自西南联大参军,14航空队59站翻译)
      实习记者:刘宇、刘奕
      孙荫柏,1918年生于河北唐山,后来到北京四中读高中,考入西南联大。1944年加入国民党军队参加抗战,成为中美空军混合团英文翻译。抗战胜利后教书十余载。现居住在北京市丰台区开阳里。今年8月9日满96岁。
      打仗需要大批翻译,西南联大所有大四男生全都参战;闻一多先生教我英文,抗日战争胜利就算毕业
      我是唐山人,到北京来读高中,考上了北京四中。到四中上学的时候,日本正占领中国。日本兵侵略的殖民地惨极了!随便就杀人呀!
      西南联大在昆明成立。我去昆明上大学可费大劲了!从北京坐火车到天津,再从天津坐船到上海。船都是英国运煤的船,和煤住在一起。到上海的法租界买法国的护照,越南是法国的殖民地,再从上海坐船到越南。越南海防与昆明有滇越铁路。从海防到昆明,才能到西南联大。
      1944年,正值毕业,美国对日本宣战两年多了。来了那么多的军队,需要翻译。西南联大四年级的男生,都不毕业,都上前线、征兵、当翻译。四年级的学生都出来以后,成立了一个月的“译员训练班”,教我的是闻一多先生,他的英文很棒,也很爱国。800多名大四学生,抗日战争胜利了就算毕业了。
      整个安康飞机场,就我一个翻译;工作紧张到吃不下饭,半杯威士忌成了我的救命药
      我被分配到中美空军混合团,陕西安康飞机场。整个飞机场里头,就我一个翻译,忙不过来的情况太多了。那时候年轻,24小时连续工作,睡觉就偷着睡会儿。什么都翻译,打仗、飞机、炸弹、汽油,吃喝拉撒我也得管。昆明、重庆、桂林、柳州,这些飞机场我都到过。美国参战,和日本宣战以后,派B-29飞机从四川成都起飞,炸日本东京。安康飞机场是中转休息的飞机场,不大,就在前线上。日本也不是好惹的,它有高射炮、驱逐机。美军飞机受了伤,回来以后,飞不了了,就在安康飞机场中途休息。
      有一架受伤的飞机回来,正在休息的时候,另一架受伤的B-29飞机又来了。安康飞机场跑道很小,这些飞机躲不开啊,而且都受了伤,结果两架飞机就互相切了。这一下,两架飞机20个人,尸体的头、脚都不完整了。这时,我就到飞机场里头,负责把他们的尸体堆起来。飞机场里也没有那么多的担架,就把门都拆下来,用门摆他们的尸体,头、脚都找到一块儿,给对上。当时我看到这种场景,紧张得很哪……堆起来以后,莫名其妙的,什么都不能吃了,太紧张了。就是饿,也吃不下东西……这怎么办?
      美国军医的军官对我说:“我给你配药,你吃了就好了。”他拿了一个杯子,倒了半杯,给我,“你把这个药吃下去,就能吃东西了。”我就问他,“这是什么药这么灵啊?”他说了个英文词,这我才明白,whiskey—威士忌酒!他说他有经验,太紧张的时候,刺激一下就能吃饭了。
      荣誉、奖赏也不用,别是美蒋特务就行了
      抗日战争胜利后,我当了老师。在北京四中教书教了14年,后来在四中当教导主任。1963年左右,我被调到一个新建校“安德路中学”。我看见红卫兵,打死俩老师,我认识的。我也被打死过,又活了,没彻底死。那个时候,我在牛棚里头蹲了十个月,被说成是美蒋特务。
      我是1986年退休的。参军在重庆,工作在安康,可我的工资关系在重庆。在安康飞机场的时候,我也不能到重庆领工资啊,好在飞机场里头也没有花钱的地儿。结果,我在重庆的工资,好几年也没领。那时候通货膨胀,我那工资加起来能买盒烟。
      西南联大的教授中,确实有很多爱国人才,原子弹这样的发明,都是他们搞的。可是,“文化大革命”的时候,迫害了不少。受到迫害的人也没收到多少道歉或是慰问。对于老知识分子的平反,往往一说就过去了,真正的工资这方面的调整很少。
      哎,荣誉奖励没有也没关系,当年抗战的努力不被承认倒也是小事,但说我是美蒋特务,有些让人接受不了。好在现在都过去了,民政部将我们这些特别的老兵也纳入社会保障系统,这让我们感到了暖心;而这种认可,也让我们为自己曾经的抗日经历感到自豪。
      凌晨苏醒后,继续寻找大部队
      采访时间:2013年7月28日
      采访地点:丰台区洋桥北里
      受访者:李志学(三十七军60师军医,参加长沙战斗)
      实习记者:罗媛元、杜梦薇
      我是河北保定人,1934年参加国民党军队去了南京,在第一陆军当卫生兵。在抗日战争中我参加的最主要的两次战争是1939年的第一次长沙会战和1944年在云南保山的松山战役。
      1939年我在第九战区三十七军60师178团的第一营,9月份第一次长沙会战的时候,我们营驻扎在新墙河附近。日本人在北岸进攻,我们在南岸阻击。日军用热气球和飞机进行侦查,我们的装备也有限,打不着他们。在新墙河坚持了一段时间之后,我们就奉命撤退了。日本人用汽船从洞庭湖旁的营田登陆,要从后面包围新墙河,所以才突然往东撤到平江。
      平江是一个大山区,主力部队都在山里隐蔽起来。后来日军攻到长沙,被国军阻击住了,同时在后方破坏他们的交通线。交通断了之后,日军的子弹、粮草等供给就不足了。没有粮食的时候就吃稻穗。后来,日军准备撤退,在长沙的主力部队随即向北进攻,山区的部队向南进攻,包围了日军。第一次长沙会战是一个大的胜利。
      这次是与日本人面对面地搏杀
      1941年9月,第二次长沙会战,日军提前获取了我们的作战计划,专门攻打指挥部。当时我们的部队驻扎在衡阳附近,要去支援湘北。我们行进到福临铺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所有人都很累,就休息了。日本好像知道我们的路线,当晚派了骑兵,走小路过来。路况这么不好,我们根本没有料到日军能到,都没有防备。刚睡下,日本骑兵就把师部包围了。这次是与日本人面对面地搏杀。在突围的过程中,我可能是给炸蒙了,凌晨醒来旁边已经没有人了,完全找不到部队,心里也害怕。后来四处乱碰地遇到一个士兵,两个人一起往南冲出去,到了长沙。走了整整一天一夜,途中没有碰到敌军,路上就在老乡家吃饭。一般在大的城市都有专门的收容站,帮助离散的士兵寻找部队。但那次打得太散了,子弹像雨点一样砸,整个师部都找不着了。我在当地也没有亲人,后来通过学医时候的同学介绍到了桂林,继续从军。
      1942年日军进攻占领了缅甸,当时广东、香港、越南、南宁都被占领了,外国支援的东西进不来,唯一的希望就是滇缅公路,我也参加了打通道路的远征军。1944年底准备反攻,攻打松山。松山就在滇缅公路附近,日军在松山挖了很多隧道,据说小汽车都能在里面通行。他们还修了很多战壕和碉堡,枪炮、粮食储备充足,很难突破。我们打了将近三个月,最后是从山底下开始挖地道,挖到山中间,把美国提供的炸药放进去,这才把松山炸下来。有很多日军死在里面,也有很多为国牺牲的烈士都不为人知。
      在打松山的时候我已经是少校了,主要负责协调七十一军的整个医疗器械、药品的调配和伤员的运送。但之前在第一次长沙会战的时候我还是一个小兵,有一次开着吉普车把伤员从前线往后方医院送,吉普车中间是担架,两边有两排座位,敌军的飞机就在头上追着炸,我对面那排的兵被枪一扫全死了。我也算幸运,很多次情况很危险,但都躲过了。
      我因为曾经的身份,迟迟不能入党
      抗战结束后我到中央军医学校上大学了,1948毕业分到北京军区陆军医院实习,一直工作到离休。
      刚解放的时候,准备加入共产党,但我妻子的叔叔是海外关系,尽管他“七七事变”之前就去了台湾,我都没有见过面,但还是没能入党。有一段时间为了学俄语,买了台收音机。不知道谁说我是国民党特务,也影响了入党。不过,当时一方面思想进步,另一方面文化水平也高,党组织对我还算信任。
      文化大革命的时候也有思想准备,乱了以后把好多以前的东西都烧了,包括大学的文凭证书。我很舍不得那个证书,怎么说也是一段经历的见证,我想把它藏起来不烧了,但上面有蒋介石先生的相片和签名,那要是被知道了,就真给打成特务了,所以还是被我妻子烧掉了。后来,隔离审查一段时间,但他们抄家的时候也没发现什么,所以没受太大冲击。
      上世纪八十年代,台海关系缓和以后,有在台湾的同学从学校复印了一张当时的毕业证书带过来,我很高兴,保存在书柜里,这一生也算没什么遗憾了。后来归置屋子,刷墙的时候搬到楼道,夹在一堆书里被偷走了。过段时间我儿子要去趟台湾,还会帮我复印一份。

      我没有作为国民党老兵的补贴,有医院的退休金。八几年的时候云南保山政协寄过一封感谢信—粉纸、铅印的,对当年参加松山战争表示感谢。





    荣湾湖畔-岳阳县网友社区,巴陵论坛 http://www.rongwanhu.com | 欢迎添加关注荣湾湖畔微信: rongwanhu (订阅号) yumidongting (服务号)

    网络发声,荣湾湖畔

    荣湾湖社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家园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在荣湾湖畔-岳阳县家园网上发表言论,不代表本网立场,应当理性、文明,遵守相关法律法规。

    岳阳县家园网

    荣湾湖畔微信

    关于我们| 意见反馈| 广告投放| 申诉删帖| 邮箱登陆| 岳阳县家园网 ( 湘ICP备12005098号 )

    Copyright© 2012-2017 www.rongwan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荣湾湖畔QQ群:384464887 | 微信公众号:rongwanhu

    平台运维:由岳阳县非特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提供。

    湘公网安备 43062102000005号

    您看到的内容均为会员发表,并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时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网站卫士

     
    wanganwangjing
    wangluoanquanlianmeng
    wangbei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