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墙河电商基金
管理员
新墙河

荣湾湖畔

 找回密码
 家园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快捷导航
 
查看: 116|回复: 2

湖南岳阳最后慰安妇回忆悲惨遭遇 曾被日军灌避孕药

[复制链接]
admin (1)

  离线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15-11-30 13:09
  • 签到天数: 10 天

    [LV.3]偶尔看看II

    发新帖@TA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7

    s001
    47510s002
    发表于 2019-6-18 08:59: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岳阳县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家园注册!

    x

    手机QQ/微信扫一扫,用手机阅读

    湖南岳阳最后慰安妇回忆悲惨遭遇 曾被日军灌避孕药

    湖南岳阳最后慰安妇回忆悲惨遭遇 曾被日军灌避孕药

    原侵华日军汤家排营地

    慰安妇,一个沉重的话题。今日为你独家披露岳阳最后一位慰安妇的辛酸过往。

    首先看一组数据,中国慰安妇问题研究中心研究表明:70多年前的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有约40万亚洲女性沦为日军“慰安妇”,其中包括逾20万的中国妇女,遭受灭绝人性的摧残。

    在岳阳县新开镇枫树村岩泉胡屋场,2013年11月首次发现岳阳侵华日军慰安所遗址,并发现一条日军慰安妇留下的军毯。

    前不久,在岳阳县麻塘镇,寻找到岳阳最后一位幸存的侵华日军慰安妇——汤根珍。今年,老人已是96岁高龄。

    那段不堪回首的悲惨遭遇,始终是老人不愿提及的“禁区”。在经历激烈的思想斗争后,老人含泪断断续续回忆了那段陈年旧伤。悲愤处,老人仍咬牙切齿。

    噩梦的开始,是人性灭绝的历史暴行

    落入魔窟那一年,汤根珍18岁,是麻塘乡数一数二的俊俏姑娘。

    张作均是汤根珍弟弟张存后的儿子。在张作均两层小楼的左侧,并排着三间杂屋。张作均说,这里原来是一片老房子,姑妈(汤根珍)就是从这里被抓走。

    时隔多年,被抓那天的情景,汤根珍老人仍刻骨铭心。

    当时,日军在当地成立了维持会,当地一名叫张康民的单身汉在日军当特务,将她的名字报给了日军。第一次,汤根珍因藏进了麻布大山,顺利躲过了魔爪。




    荣湾湖畔-岳阳县网友社区,巴陵论坛 http://www.rongwanhu.com | 欢迎添加关注荣湾湖畔微信: rongwanhu (订阅号) yumidongting (服务号)
    admin (1)

      离线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15-11-30 13:09
  • 签到天数: 10 天

    [LV.3]偶尔看看II

    发新帖@TA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7

    s001
    47510s002
    发表于 2019-6-18 09:00:45 | 显示全部楼层

      汤根珍老人手里的皮夹包,无声地诉说着那段悲痛和耻辱


    汤根珍的邻居,今年88岁的张春光老人告诉记者,日军第一次来抓汤根珍,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年他刚好10岁,正在汤家和她同母异父的弟弟张存后一起玩。日军没有搜到汤根珍,就威逼年仅12岁的张存后说出姐姐下落,并几次将他狠狠地摔在地上。



    当天晚上,又饿又累的汤根珍,刚被母亲接回家里,日本兵又来抓人。母亲将汤根珍藏在一道夹墙里,日军再次搜寻未果,恼羞成怒,将地坪里的干柴堆在堂屋里:“再不出来,先烧屋,再烧山!”

    “出去吧,死也好,活也好,莫连累了别人!”汤根珍央求母亲将她放了出来。

    “就是她!”指着汤根珍,张康民跟日军比划着手指头,告诉日军汤根珍已经18岁了。

    汤根珍老人就是从这里被抓走的

    “和当地一同被抓的另外三名女孩,一起被送到了日军位于汤家排(今排头村新建组)的营地。”汤根珍说,“当晚,我就被选出来,送给了上田(音)队长,被他糟蹋了,当了他的‘姑娘’”。

    “整整哭了两个晚上,上田掏出手枪,‘再哭,打死你!’”汤根珍掏出手绢,擦着眼里的泪花回忆。

    今年64岁的张望生,是汤根珍姐姐汤丁珍的儿子。他告诉江湖那些事,母亲比汤根珍大三岁,只有1.40的个子,不然那次也会被日军一起抓走。

    保存下来的日军水壶,被村民一直用来烧开水

    悲惨的遭遇,是饱受摧残的血泪史

    “不从就打,出门就打!”汤根珍说,为了防止她逃走,白天,上田将她锁在一间小屋里。晚上,上田就来摧残她。稍有不从,就立即招来一顿毒打。

    指着弯曲变形的左手小臂,汤根珍说,刚抓去不久,她只在门口站了一下,就被他(上田)狠狠摔在地上,穿着靴子,一脚就将她的手臂踩断了。骨头里面现在一直还疼。

    在汤家排被折磨将近一年后,上田换防,又将她带到了新开塘的日军营地(今岳阳县新开镇)。

    在新开塘,汤根珍老人再次遭到摧残。“一天,上田从一个红颜色盒子里取出一些粉剂,叫我服下。我不肯,他叫来几个士兵将我按在地上,掰开嘴灌了下去。”老人说,后来,她才知道这是避孕药。

    “一钱管一年,一两管一世。”在当地坊间,上了年纪的老人说,正是被灌服了这种避孕药,汤根珍和那次一同被抓去的3名女孩子,解放后虽然都成了家,但都没有生育。

    在汤根珍老人的心里,后来之所以没有生育,也认为跟那次被灌服避孕药有关,“被害得好苦”。

    汤根珍被抓去“当姑娘”和“被灌服了避孕药”的事情,当地上了年纪的老人都知道。

    “日军来了找维持会要人‘当姑娘’(慰安妇),她长的好(漂亮),被抓去了几年。”今年80岁的邻居张耀民说,汤娭毑从小命苦,生父死的早,跟姐姐汤丁珍一起随母改嫁到当地,由于家里穷,曾当过童养媳,自小就吃了不少苦。





    荣湾湖畔-岳阳县网友社区,巴陵论坛 http://www.rongwanhu.com | 欢迎添加关注荣湾湖畔微信: rongwanhu (订阅号) yumidongting (服务号)
    admin (1)

      离线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15-11-30 13:09
  • 签到天数: 10 天

    [LV.3]偶尔看看II

    发新帖@TA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7

    s001
    47510s002
    发表于 2019-6-18 09:22:47 | 显示全部楼层

      保存下来的日军军用毛毯,村民一直还在使用

    沉默的背后,是无休止的精神“凌迟”


    在上田的淫威下,汤根珍受尽折磨、屈辱:“不是人过的日子。想娘,天天哭;娘不晓得我是死是活,也天天哭。”

    汤根珍老人说,后来,时间久了,她也回来看过几次娘,但每次都是上田亲自押着。

    张春光老人告诉记者,汤根珍每次回来,上田都骑着马,腰里别着手枪和一把长东洋刀,飞扬跋扈得很。弟弟张存后,则被逼迫着提着东西,跟在身后。在汤根珍家里,上田曾写过字条贴在其大门口,阻止日军骚扰。

    这种肆无忌惮的暴行,在当地老人的心里,只有几个上了年纪的乡邻,才能深切感受到汤根珍内心深处那种无法与人言说的悲痛和耻辱。

    对于这段屈辱,虽然在当地已是近乎公开的秘密,但随着当时的知情者一个个逝去,汤根珍宁愿让它随着自己的老死而彻底终结。即使多年来她经常彻夜难眠,也不愿意跟任何人提及,甚至不愿意想起,“想起就痛苦”。

    但在这种努力克制、保持沉默的背后,却是真真切切的,提醒她这段回避不了的那段过去。

    这,无疑是一场无休止的精神凌迟。

    目前,汤根珍老人瘫痪在床已经两年,跟养子张爱南生活在一起。看着老人一天天老去,不想让这段历史埋没的张爱南,曾多次试图打探,但“她从来不说”。

    张爱南翻出一个深色的小手提皮夹包。汤根珍老人说,这是上田亲自给她的。

    张爱南说,皮包已从家里发现多年,作为养母那段屈辱“唯一保存下来的证据”,他一直都妥善保存着。

    矗立的“忆苦碑”,是勿忘历史的时刻警醒

    “我只跟上田队长当‘姑娘’,她们送到汤家排后再‘开票’。”汤根珍老人说,跟她一同被抓的另外三名女孩,命运比她更惨。她们被分别标上不同代号,关押在一间间房里,日军在外面排起长队,供他们凭票发泄兽欲。

    据汤根珍老人回忆,这三名女孩,分别是八景村的“几伢崽”(音),“朵姑娘”(音),以及谢细珍。

    这三名女孩同时被抓去“当姑娘”,也得到了张春光等当地老人的证实。但她们都已经在10年前、20年前相继过世,均没有留下后人,已难以考证。

    和跟汤根珍一起被抓的另外三名女孩,到底是不是都被关在汤家排?日军是否在汤家排设立过慰安所?在当地村民的带领下,江湖那些事找到原日军汤家排驻扎地,试图寻找当年遗留下来的蛛丝马迹。

    侵华日军汤家排营地,位于今天的排头村新建组。这里紧邻京广铁路,距新墙河前线不足3里地。70岁的村民汤艳春的家,就建在原侵华日军的营地上。

    汤艳春回忆,听长辈讲,这里原是他们汤家祖上的一片大屋,共有48个天井,居住着家族里的100多人。日军侵占后,老屋被陆续拆除,墙砖和木头被运到新墙河边构筑工事。现在留存下来的几处老一点的建筑,都是解放后所建。

    不过,在汤艳春家的厨房里,江湖那些事发现了一把日军遗留下来的水壶,还在火塘里用来烧水。汤艳春的妻子张预芬拿出一条已有几个破洞的军毯说,这都是当年日军撤退时遗留下来的,他们一直还在使用。

    就在对面几十米远处,一块“五升”田坐落在半山腰,这里曾经是日军集中屠杀我军民之地。汤艳春说,解放后,为了不让这块田荒掉,汤家族人里有两父子在这里担尸骨,接连担了五六天才担完。

    位于汤家排的慰安所究竟在哪里?随着时间的推移,经历那段屈辱历史的当地老人相继离世,已隐没在历史长河中。只有矗立在“五升”田旁的那块“忆苦碑”,在时刻警醒后人勿忘历史。




    荣湾湖畔-岳阳县网友社区,巴陵论坛 http://www.rongwanhu.com | 欢迎添加关注荣湾湖畔微信: rongwanhu (订阅号) yumidongting (服务号)

    网络发声,荣湾湖畔

    荣湾湖社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家园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在荣湾湖畔-岳阳县家园网上发表言论,不代表本网立场,应当理性、文明,遵守相关法律法规。

    岳阳县家园网

    荣湾湖畔微信

    关于我们| 意见反馈| 广告投放| 申诉删帖| 邮箱登陆| 岳阳县家园网 ( 湘ICP备12005098号 )

    Copyright© 2012-2017 www.rongwan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荣湾湖畔QQ群:384464887 | 微信公众号:rongwanhu

    平台运维:由岳阳县非特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提供。

    湘公网安备 43062102000005号

    您看到的内容均为会员发表,并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时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网站卫士

     
    wanganwangjing
    wangluoanquanlianmeng
    wangbei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